• 首页|
  • 时务|
  • 区县|
  • 文体|
  • 时事|
  • 观察|
  • 理论评论|
  • 专题|
  • APP下载|
  • young18一25 ,50ways中文版

    来源:淄博日报

    POST TIME:2020-4-3 15:06

         “我是输血科第二批支援定点医院检验科的医生,今天是我到这里的第七天。”2020年2月16日晚上十点多,正在安徽省亳州市定点医院值夜班的佘亚辉对记者说,夜班从晚上6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,时间是14个小时,他要全程穿着防护服工作。   检验科听着很神秘,佘亚辉介绍这里的危险同样是无处不在的,危险程度与病房里的医护人员相比毫不逊色,血液、大便、小便……这些从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身上提取的检验标本,里面都藏着病毒,即使是疑似患者和发热病人的标本,病毒也有可能存在。   为了防止潜在的病毒传播,每个血液标本在离心后均要静置30分钟才能拿到生物安全柜进行脱帽加样。人体粪便也有可能存在病毒,因此检测前也要先“消毒”。“工作时会有点紧张,但不害怕。”佘亚辉说。   检验工作风险高但在治疗新冠肺炎过程中却非常重要。与战斗在救死扶伤一线的医护人员不同,检验能够为临床诊断及时提供专业科学依据,检验的医技人员就是医疗战线上的侦察兵,标本、仪器、数据就是他们作战的武器。   检验科提供的数据是医生治疗的重要依据。在佘亚辉和同事们看来,他们的工作非常有意义,每个人都把上前线当成荣耀。在输血科,不仅院党委第十五支部书记李苏娅,党员张峰、张文彬和谢滕丽主动提出要去疫情前线支援,其他医护人员也踊跃报名要去前线。   目前输血科首批支援的朱良勤正在宾馆休养医学观察14天,佘亚辉和周欢欢已经换岗上班。   朱良勤是亳州市人民医院输血科的一名普通女职工,疫情发生后,她第一个主动向领导申请到疫情前线支援。这次到定点医院支援,有的同事劝她不要去,你一个女同志,家里还有两个孩子,万一感染了怎么办?但她却说,我大学学的就是检验,平时的操作也与检验有关,于是她义无反顾地奔赴“疫线”。   从2020年1月27日开始,朱良勤吃住都在医院,即使是休息时间,她也不能走出医院大门,只能在宿舍与检验科之间走动,每天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工作,常常汗流浃背,为了减少上厕所节约防护服,上班前不敢喝水,身体严重虚脱。不过紧张而忙碌的工作占据了她的主要时间和精力,每次下班洗过澡,她都累得倒头就睡。   疫情面前,检验科人手不足,作为输血科主任,佘亚辉同志主动向院领导请缨,要求输血科人员去支援检验工作,而且身先士卒,前往定点医院参与值班,有的同志劝他,你年前脚崴伤,现在走路还一瘸一拐的,还去值什么班,让科室年轻同志去不就行了,但是他说:“我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疫情考验,做检验工作的时间又比大家长,我去了之后能够把工作经验分享给大家。”于是佘亚辉又仿佛回到了刚毕业参加工作时的拼命状态,工作浑身是劲,干劲十足。   每天工作下班,佘亚辉都会和家人通话,了解家里的情况,询问儿子的学习情况。但他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了工作,关心科里的工作开展情况,耐心回答同事们的问题,与同事们商量解决遇到的困难。他经常鼓励大家,只要众志成城,疫情就会早日被打败。   采访的最后,佘亚辉提出了一个请求,“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无偿献血工作受到严重影响,血站血液库存告急,很多患者面临‘无血可用’的危机,我想请爱心人士及时与献血点联系,积极参与献血,同时做好个人防护。” 文章来源:http://www.wenming.cn/dfcz/ah/202002/t20200228_5448256.shtml

    Copyright © 2000-2020 CQNEW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young18一25 ,50ways中文版 sitemap